当前位置:主页 > 大众健康 >

大众健康

起死回生 惊险跨越危机
    1996年1月8日,右安门65号。一座简陋的5层小楼前,作为北京银行前身的“北京城市合作银行”成立。
    参加开业仪式的老员工们还依稀记得,那个冬天格外寒冷。
    当时,设立地方商业银行既是为了满足我国多层次、多元化金融需求,又是中央金融主管部门整肃城市信用社、化解地方金融风险的产物。而当时的北京银行就是个高风险的烂摊子——90家从城市信用社转化的支行管理水平参差不齐,再加上规章制度遗漏不全、员工队伍素质良莠不齐,个别支行甚至出现了“突击放款、突击花钱、突击进人”的现象。震惊整个金融界的原中关村城市信用社严重违法账外经营案件,直接把北京银行推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甚至威胁到了首都金融安全。   
    在1997年10月一场例行稽核中,中关村支行透支数亿元的冰山一角浮出水面。当时,中关村支行是北京银行最优秀的支行之一,它若出现大问题,破坏力不亚于一场“8级地震”。
    查,查个水落石出!北京银行领导班子立场坚定。
    那是一场阻力重重的检查。支行员工极不配合,总行派出参与账户梳理的80人用了11台复印机,不眠不休地查了两天,才梳理清几百麻袋传票的脉络——高达229亿元的信用社时期的严重违法账外经营案暴露,造成损失达67亿元。
    而当时,北京银行资本金仅有10亿元,存亡只在一线之间。
    1998年4月18日,专案组启动对“中关村案件”的清查,北京银行也开始有步骤地严厉查处各类违规、违纪和违法行为。
    检查的推进伴随着更多对人身安全的恐吓和妨害。匿名恐吓电话打来,夹着子弹、说要“派杀手”的恐吓信件寄来,连专案组成员都配上了警棍防身,出门还要不断变更路线和交通工具,以防不测。
    如何走出大案后的阴霾?唯有财务报表的亮眼数字能抚平伤口。
    10年后,在没有依靠政府注资和资产剥离的情况下,北京银行利用发展积累的税后利润,化解核销高达67亿元的历史遗留不良资产。行业内称其为“中国金融历史上的一个奇迹”。
    “改革开放40年,很多企业平地起高楼,而北京银行是在一个‘火坑’里浴火重生!”再次回忆起当年的惊险,一位亲身经历的高管依旧感慨万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