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大众健康 >

大众健康

金融科技类人才的需求十分旺盛
    2019年的毕业季虽然还未到来,但求职招聘的气氛已弥漫开来。进入9月份,陆续有券商拉开2019年应届毕业生秋季校园招聘的帷幕。据中国证券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中信证券(山东)、国金证券、德邦证券、中银国际证券、东方红资管等多家机构发布校园招聘公告。
  当前证券行业正面临“过冬”考验,叠加行业转型发展的诉求,券商对人才的需求也在悄然调整,而校招这一券商补充人才、实现内生发展的重要渠道,似乎印证了这一变化。记者注意到,券商当前明显加大了对金融科技岗位人才的招聘力度。
  行业收缩周期下的校招
  每年的毕业季之前,对大部分应届毕业生而言,都是忙碌而又忐忑的一段时期。小王(化名)是沪上某高校理工类专业大四本科生,明年即将毕业的他向记者表示:“今年找券商方面的工作感觉挺难的。近期投过几家券商的多个职位,有技术类的也有研究所的职位,但是多数券商要求研究生学历。目前自己还没有拿到券商的Offer。”
  目前,各家券商陆续启动了秋季校园招聘。中信证券子公司——中信证券(山东)率先拉开了中信证券秋季校招大幕,此次共招聘335人,整体上与去年同期的344人招聘规模基本持平。具体来看,客户经理岗是招聘的重点,今年招聘300人,延续了去年规模。此外,其他岗位如管理培训生、业务运营岗有少量招聘。
  德邦证券近日也启动了秋季校园招聘,记者了解到,德邦证券今年校招的启动时间依旧是9月1日,拟招募40名2019届毕业生,岗位涵盖各业务和职能条线,包括投资银行、资产管理、固定收益、研究所、财务管理、运营中心等。人员要求与往年基本一致,为2019届硕士及以上学历毕业生,专业不限,但复合学科背景毕业生优先考虑。德邦证券有关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今年也将启动营业部营销岗和营业部总经理储备项目的招聘,加强对公司经纪业务的扶持,以及营业部人才的培养和储备。
  “券商校园招聘的重点是储备和培养后备人才,很大一部分专业性比较强的岗位是从校园招聘进来一步步培养起来的,如券商行业研究员。招聘的过程也是企业品牌宣传的过程,各家券商都会认真对待。”华鑫证券人力资源部相关负责人赵明(化名)告诉记者。
  不过,从今年券商校招人员数量上看,整体上可能较往年有所收缩。供职于沪上某大型券商投行债承部的刘丽(化名)告诉记者,他们公司今年在招聘上缩招比较厉害,校招或者实习留用的比较少,招聘上也以社会招聘居多。
  刘丽介绍,她所供职的公司今年的校招只招了IT部门的人,其他部门都没有校园招聘。据她所知,部分券商今年可能不进行校园招聘。“卖方券商研究所现在也很难通过实习留用了。听说券商研究所试用转正现在更加严格了,要有考核,有一定难度。”刘丽称。
  业内人士表示,由于金融市场的人才相对饱和,券商招聘应届生的人数逐渐下滑。例如,对投行而言,部门属性对新人要求“招之即来、来之即战”,因此给应届生的机会就比较少。
  采访中,小王对记者表示:“我们也关注到当前券商行业的一些动态,如投行业务不好做,降薪、裁员等。但从自己的兴趣看,以后还是想从事券商行业,后续自己会继续向其他招聘的券商投递简历。如果没有拿到券商Offer,会考虑先去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同时争取考过CPA,申请研究生,后面再找机会去券商。所幸的是,目前自己已经拿到一家四大的Offer,心里稍稍有底了。”
  金融科技岗增势明显
  随着金融科技对证券业改造的持续深入,当前行业发展正从信息金融、互联网金融逐步迈向智能金融,相关人才逐渐成为券商重点储备的对象。记者查阅各家券商今年的秋季校招信息发现,金融科技类人才的需求十分旺盛。
  广发证券近日启动了2019年校园招聘金融科技专场,14大岗位共计招聘逾40人,其中涉及区块链软件研发工程师、大数据开发工程师、智能应用研发工程师等职位,专业要求基本是以计算机相关专业为主。
  中银国际证券近日发布的2019年秋季校招公告显示,8个岗位计划招聘12人,其中,网络金融部金融产品经理岗、互联网产品经理岗、软件开发部互联网应用开发等4个岗位涉及金融科技。
  国金证券的秋季校招中也有网络金融部的APP产品运营、产品经理、ETL工程师、功能测试工程师等10余个岗位,面向2019应届生,招聘人数不详。
  记者从华鑫证券了解到,公司今年的校园招聘将在9月底开始,至11月底结束,主要招聘金融科技类人才、投资/研究类人才、财富管理类人才、营销类人才,其中金融科技类的人才需求量比较大。
  “当前证券行业同质化竞争依然严重,而金融科技有望打破这一僵局。对券商而言,各业务领域都需要应用金融科技手段来提升服务效率、服务品质,更重要的是以科技驱动创新,运用金融科技手段探索新的风控模式、服务模式乃至盈利模式。金融科技不是一个个单点技术,而是为应用场景服务的。”赵明表示。
  普华永道近日发布的《2018中国金融科技调查报告》显示,未来一至三年,资产和财富管理行业会更加关注智能投顾,并且持续扩大大数据等技术的应用。人工智能的应用价值已被广泛认可,但大部分受访者认为人工智能开展的各项基础条件都比较欠缺,尤其在数据与团队方面面临巨大挑战。
  华南某中型券商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金融科技水平已成为券商核心竞争力之一,各大券商对科技人才一直需求较大。金融科技人才需求涵盖证券各主要业务领域,从岗位类型来看:技术类岗位,如研发类工程师、大数据分析师、交互设计师、UI设计师等;产品类岗位,如产品经理;营销类岗位,如互联网运营经理、APP推广经理等。
  赵明表示,目前券商行业金融科技岗,最缺乏的是同时具备金融和技术相关专业知识和技能的复合型人才。此外,该岗位人才最好还能够拥有用户思维和产品思维。只有站在用户的角度去思考,以用户为中心,才能打造出真正符合投资者需要,解决投资者问题的好产品。对于华鑫证券而言,科技引领业务发展是公司的发展战略,在金融科技领域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公司将继续加大这方面的投入。
  券商欲破同质化僵局
  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券商各项业务的转型发展,同质化通道类业务占比进一步下滑,国内券商因战略方向以及竞争优势的不同,或在财富管理、跨境及海外业务、基于资产负债表的资本中介服务业务等方向呈现差异化发展趋势,行业格局加速分化。
  就券商自身发展而言,受监管政策及行业大环境的影响,当前大部分券商都在进行业务转型或重点发展特色业务,其中大券商的业务布局较为广而全,中小券商多数将发展自己的特色业务,形成特有的竞争力。
  业内人士指出,在向财富管理转型方面,随着资管新规及相关细则的落地,各家券商从资管业务大举出击,不断增强主动管理能力。其中一些大型券商,主动管理规模普遍处于行业领先地位,基数较高且品牌优势明显,同时拥有更好的人才资源和完善的资源配置。
  随着沪伦通等政策推出,国内资本市场对外开放不断提速,这对于海外业务已有长时间布局的大券商而言,无疑是利好。国内大型券商的跨境业务将迎来快速发展期。
  总体而言,在国内资本市场双向开放、行业竞争日趋激烈的趋势下,对于各家券商而言,差异化竞争无疑是重要的发展方向。沪上某中型券商人士表示,后续公司的差异化发展战略主要包括,深耕物流、医疗、地产、消费金融四大行业,打造大资管为特色的精品券商;加强对经纪业务的扶持,协同经管总部;搭建科技金融基础平台,扎根技术,联动业务,打造金融、科技一体的优质互联网金融平台。
  当然,业务转型也需要人才队伍的调整与匹配。在上述华南某中型券商有关负责人看来,经纪业务向财富管理转型,意味着具备服务高净值客户经验的专业人才需求更大;互联网金融仍然是未来金融业发展的重要方向,对科技人才尤其是金融科技人才的争夺必将持续进行;引进来、走出去,对优秀海外人才及本土国际化人才的需求成为趋势。芝加哥大学计算机系教授赵燕斌去年举家从温暖的加利福尼亚州圣芭芭拉搬到寒冷的芝加哥,此前他在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工作了长达13年。
  在被《麻省理工科技评论》(《MIT Technology Review》)提名TR35(青年科技创新人才)后,赵燕斌便成为计算机科学界的名人。近年来他是主要活跃在计算机网络信、信息安全及分布式系统领域的知名年轻学者。
  “芝加哥的生活成本比圣芭芭拉要贵太多,房价几乎翻了一倍,这是我们之前没有预计到的。”赵燕斌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不过我们还是卖了圣芭芭拉的房子,在这里买下了一间公寓。”
  赵燕斌说,他在这里至少会再待十年——坚定走学术之路的他,只是芝加哥大学近年延揽的二十几位精英教授之一。
  计算机技术是“原力”近期,谷歌人工智能部门负责人李飞飞重回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的消息,让业界惊讶。李飞飞加入谷歌前,就是斯坦福大学颇有名望的计算机科学家。近几年来,大型科技公司疯狂从高校吸收人工智能研发团队,也引发了科技公司和高校争夺人才资源的激烈辩论。
  像芝加哥大学这类私立大学,为了吸引人才会不惜重金。在2018年美国综合性大学排名榜上,芝加哥大学仅次于普林斯顿大学和哈佛大学,位列第三。
  漫步在大学校园里,赵燕斌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比起圣芭芭拉,这里的各项设施和投入都要大得多,我可以做很多更新更有趣的研究。”和大多数美国大学校园一样,芝加哥大学的校园也没有一个所谓的“正门”,就连要找到印有大学名字的铭牌也十分困难。赵燕斌指着通往旧校园的一扇显得并不华丽的铁门,半开玩笑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大概这就是校门吧。”浓密的绿荫遮蔽下,“校门”并不起眼。
  赵燕斌加盟芝加哥大学,很重要的原因是他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时的博士生导师迈克尔·富兰克林(Michael Franklin)教授的力邀。
  两年前,富兰克林受命加入芝加哥大学,担任计算机系主任,肩负起重塑计算机系的这一富有挑战性的任务。
  富兰克林是著名的Spark计算引擎的发明人,长期从事大数据方面的研究。他向第一财经记者介绍称,学校已经投入了大笔资金用于计算机系的基础硬件设施和人才的招募,还投入大量精力打造数据科学和系统安全等课题,并将著名的约翰·克勒拉图书馆改造成计算机系办公大楼。仅2016年,该系就得到一笔2100万美元(约合1.44亿元人民币)的捐款。
  “芝加哥大学计算机系过去比较弱,两年前学校意识到计算机在各个学科领域重要的基础地位,于是投入大量资金决定扩张。”在计算机楼二层转角处,富兰克林教授坐在两面全玻璃落地窗的办公室里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要知道芝加哥大学拥有很多非常强的专业,比如经济系和物理系是诞生诺贝尔奖最多的专业。现在,很多跨学科合作都需要计算机技术支撑。”
  跨学科合作迸发火花去年,芝加哥大学商学院教授理查德·塞勒(Richard Thaler)因提出行为经济学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富兰克林掌管的计算机系也与商学院有着密切的合作。
  富兰克林表示,在离芝加哥大学校园开车约40分钟的地方,建有一个大型的实验室,规模在全美数一数二。在那里,不仅有全球速度最快的超级计算机之一,也有物理系和生物系等领域所需要使用的大型实验装备。
  “我们希望把所有的科研人员汇聚到一起,迸发出创新的火花。”富兰克林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他向记者出示了一份这两年招募的研究人员名单。其中不乏来自卡内基梅隆大学、麻省理工学院这些计算机科学顶尖名校毕业的学生,他们的专业横跨大数据、计算机视觉到自然语言处理等多个领域。
  “这些领域都是目前人工智能最火的领域,所以他们如果要去企业找工作也非常容易,薪水会比学校高得多。”富兰克林教授说,“但是他们还是愿意留在学校,很大程度是因为我们给到他们的自由度,能让他们做自己感兴趣的研究。”
  近年来,赵燕斌一直在研究与网络安全相关的课题。去年下半年,他的团队在计算机安全顶级会议ACM CCS上展示了一篇题为《在线点评系统中的自动众包攻击和防御》的论文。在研究中,赵燕斌教授团队发现,人工智能可以被用来生成复杂的点评信息——这些虚假的点评不仅机器无法检测出来,就连人类读者也分辨不出来。“人工智能的技术很先进,好处也显而易见,但是我们的目的是提前预测出人工智能对于社会潜在的威胁,以至于当这些威胁真正来临的时候,人们不会猝不及防。”赵燕斌教授曾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今年夏天,赵燕斌在杭州待了一个月,与包括阿里巴巴等中国著名互联网公司的计算机专家们进行交流,并就考察情况提供建议,试图帮助其共同搭建更加安全高效的计算机网络架构。
  “我们和中国的很多高校、企业都有紧密的合作,我每年也要去中国好几次。”富兰克林教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富兰克林教授曾长期住在加州,从事大数据研究的他对谷歌和脸书(Facebook)这些科技公司非常了解。
  他表示,中国互联网巨头拥有海量的数据,这对于大数据训练人工智能等这类机器学习领域非常有好处,而计算机系的教授掌握了非常扎实的理论体系,他们也需要与实际的应用场景相结合,使得他们的理论在实际的场景下获得验证。
  根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数据,美国计算机博士生最新的就业率已攀升到57%,过去十年这一数据只有38%。而美国计算机研究协会(Computing Research Association)的数据显示,尽管计算机系的学生数量在增加,但是留校做研究的人员数量正在创历史新低。
  除了前面提及的李飞飞之外,前两年名校的人工智能教授跳槽到科技公司的案例层出不穷,比如多伦多大学教授、“神经网络之父”杰弗里·欣顿(Geoffrey Hinton)加入谷歌,纽约大学教授杨立昆(Yann LeCun)加入脸书,卡内基梅隆大学教授Alex Smola加入亚马逊,等等。
  虽然他们中有一些人“身兼两职”,但是在学校的科研和教学精力明显会被牵扯,这对于学生也不公平。
  研究人员警告称,科技公司正在榨取学校的科研人才资源,这将不利于未来几代研究人员的培养,进而威胁到人类生存发展等重大领域的研发实力,比如环境科学。
  富兰克林表示,经过两年的大规模招聘,芝加哥大学计算机系的教授数量比起两年前已经翻番,由原来的不到20位增加到40位左右。“我们的目标是扩张到50个,这些教授来自于美国的各大院校,拥有不同的学术背景,他们之所以选择芝加哥大学,是因为看中有很多跨学科合作的机会。”富兰克林教授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