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速递 >

健康速递

斯皮思仍未完全走出2016美国大师赛崩盘的阴影
  斯皮思2016年秋天赢得澳大利亚公开赛,去年他又赢得了三场,包括皇家博客戴尔第三个大满贯头衔。有两年时间反思——在上个月差一点夺取第二件绿茄克之后——他承认说2016年的痛苦与磨难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改变了他对巡回赛每日征战的看法。
 
  “总计下来,我努力变得自私起来,在打自己钟爱的这项运动时努力开心起来,不陷入外界的噪音,”斯皮思说,“我从外边听到的东西,外界好的东西真的很好,可是坏的东西真的很坏……因此我努力保持中立,努力看到大的方面,努力每天起来的时候热爱我所做的事情。”
 
  那个时候,他距离2016年美国大师赛崩溃只有一个月。进入奥古斯塔最后九个洞的时候,斯皮思领先5杆,可他却自由落体运动,最终惊人地负于丹尼-威利特(Danny Willett)。当人们质疑他是否有能力收官的时候,他星期天在殖民地乡村后九洞打出30杆,其中包括16号洞到18号洞连续抓到小鸟,赢得奥古斯塔灾难以来的第一场胜利。
 
  这个星期重返沃斯堡邀请赛,斯皮思被问到五年职业生涯经历的高峰与低谷,而他坦诚地表示:2016年美国大师赛是“低谷”,而它仍然具有难以驱散的负面影响。
 
  北京时间5月24日,两年前,乔丹-斯皮思(Jordan Spieth)来到殖民地乡村俱乐部的时候,快速清理干净了心魔。
 
  “即便那仍旧是很棒的一个星期,2016年依旧是非常好的一年,那仍旧困扰着我,给我制造了许多问题,”斯皮思对记者说,“我被它撕裂了一点。我失去了一点自由度,让我思忖我到底是什么样一个人,我是一个什么样的高尔夫球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