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速递 >

健康速递

推动科技向高质量发展转变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为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指明了方向,相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举措,在很大程度上激发了科研人员的创新活力。但是,一些改革举措还停留在文件上、本本上,一些“硬骨头”还未被触及。在深化改革上多出实招、硬招、妙招,切实“松绑”“加油”,将激发广大科研人员潜心研究、奋力攻关。推动科技向高质量发展转变,势在必行。从科技自身来看,近些年我国发表的论文、申请的专利量均高速增长,国际论文和国际专利申请量均居世界第二。这样的增长速度令人欣喜,但也必须看到,科技创新长期存在的短板,并没有随数量的快速增长而同步变长,原始创新能力不足和关键核心技术缺乏仍是严峻挑战。因此,科技创新必须从追求数量增长转向原创能力提升和关键核心技术突破,加快实现高质量发展。据悉,安翰科技自2013年开始与三大头部民营体检企业接触并达成试用,后来与美年大健康和慈铭体检先达成合作协议并在各大门店推广使用。而爱康国宾由于2015年开始从美国纳斯达克进行私有化,暂停了对新设备的大规模推广。“爱康国宾完成私有化后,公司重新开始与爱康国宾的商业接触。”安翰科技表示。
  尴尬的是,这款磁控胶囊胃镜在医院渠道的销售并未打开局面。招股书数据显示,2016―2018年,其来自基院渠道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730万元、2637万元和5217万元,占比仅15%、15.55%、16.6%。作为科创板首批受理企业之一,安翰科技(武汉)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翰科技”)的招股书一经披露,就引发了广泛关注。
  安翰科技是一家主营磁控胶囊胃镜系统机器人的医疗器械公司。2018年其实现营业收入3.22亿元,净利润6594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母净利润为2541万元。
  据湖北证监局披露的信息,安翰科技于2018年12月与招商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原计划申请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此番临时改道科创板,安翰科技选择的是上市规则中的第一条标准“市值+净利润”,即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后一年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参照安翰科技2017年末的最后一次融资,其投后估值已有59.6亿元。不过,因业务特殊性且产品单一,销售高度依赖于民营体检机构,产品未能在三甲医院大规模普及等问题,外界对其前景有所争议。
  胶囊内镜并不是一个新鲜的概念,其在临床的应用已有近20年。胶囊内镜大约于2008年开始进入中国,主要就用于针对小肠的检查诊断。相比传统的电子内镜,胶囊内镜检查以“无痛”“舒适”为标榜。
  据了解,目前在国内有销售的主要厂家有3家,分别是外资的美敦力(收购以色列Given公司而得)和国产的重庆金山科技、武汉安翰科技。
  时代周报记者从国家药监局查询获悉,美敦力和重庆金山科技的获批时间早于安翰科技,两者拿到的注册证均为“胶囊式内窥镜系统”,适用范围限于小肠检查。而安翰科技的获批时间较晚,是唯一拿到“磁控胶囊胃镜系统”三类医疗器械注册证的企业,应用范围是胃部疾病检查。
  也就是说,美敦力和重庆金山科技主打胶囊小肠镜,在小肠镜领域占据主要市场。而安翰科技则主打胶囊胃镜,填补了胶囊胃镜市场的空白。
  按照安翰科技的说法,其胶囊胃镜的核心竞争力就体现在“磁控”二字上。从这项技术而言,目前看到安翰科技是国内首创。
  “由于小肠疾病相对较少,整体胶囊小肠镜的市场体量并不大。”一位不愿具名的内窥镜行业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胃部检查是更大的应用领域,但要实现对胶囊内镜进行主动控制是个技术难点。
  安翰科技成立于2009年,由肖国华、段晓东、王新宏三位留美博士联合创办。从公开履历来看,三位创始人都是技术出身,此前均无医疗行业背景。肖国华系电子通信行业出身,曾任职于华为美国分公司,现任安翰科技董事、副总经理。段晓东和王新宏分别负责技术研发和产品的生产制造。
  2009年,肖国华与两位合作伙伴带着创业项目回国,获得武汉市东湖开发区首届3551人才计划500万元启动资金。到2012年,山东同晟投资以2500万元战略入股安翰科技,另一位核心人物吉朋松开始进入公司。
  据公开资料,吉朋松是同晟投资的创始人,肖国华与其是硅谷的旧相识,而段晓东、王新宏两人分别是吉朋松的大学室友和清华校友。此后经过一系列股权转让和增资,吉朋松对安翰科技的持股比例不断上升,逐步在公司内部居于主导。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创立之初,安翰科技的董事长兼总经理系由肖国华一人担任。自2014年2月起,肖国华退居董事、副总经理的位置,而吉朋松则自此开始出任安翰科技的董事长、总经理。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吉朋松个人直接持有安翰科技12.82%股权,为公司第一大股东。肖国华、段晓东、王新宏分别直接持股4.57%、3.93%、3.5%。股权结构较为分散,由此形成了共同控制的局面,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吉朋松、肖国华、段晓东和王新宏四人。
  值得一提的是,吉朋松已是资本市场的“老江湖”,资本运作背景颇为丰富。吉朋松曾是北京易生科技的董事长,后将易生科技卖给了上市公司凯立泰。在此之前,吉朋松还曾任山东金泰股份(600385.SH)董事总经理、湖北博盈投资董事长兼总经理。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自吉朋松出任董事长的2014年起,安翰科技开启了频繁的资本运作,先后有宁波朗盛、新希望产业基金、金沙河投资、中卫安健、软银中国资本、深圳厚生等数十家资本介入,背后不乏明星投资人的身影。其中,刘永好通过新希望产业基金、深圳厚生、拉萨新希望等入股安翰科技;王思聪则通过宁波朗盛间接持有一定股权;持有3.6%股份的中卫安健,背后实控人为美年大健康董事长俞熔。
  安翰科技与“美年系”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两者的交集至少可以往前追溯至6年前。
  2013年,刚刚拿到产品注册证的安翰科技在一个黑马创业大赛中夺得冠军,而俞熔正是当时的大赛评委之一。在当年那场比赛中,俞熔对磁控胶囊胃镜项目极为看好,后来不仅投资了该项目,还将其引入到“美年系”的线下连锁体检机构中使用。
  背靠美年健康这棵大树,安翰科技的销售收入每年稳步上升。2016年、2017年、2018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15亿元、1.72亿元、3.22亿元。其中,大部分收入来自“美年系”。
  据招股书披露,2016―2018年,安翰科技从第一大客户美年大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加盟店(包括“美年大健康”“慈铭”“奥亚”“美兆”等体检品牌及加盟店)获得的销售收入分别为9317.29万元、1.27亿元、2.46亿元,占公司主营收入的比例分别达到81%、73.5%、76.27%。
  “磁控胃镜胶囊目前的主要应用场景是针对健康人群的筛查,所以大部分销售是在体检机构。”前述内窥镜行业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在公立医院用得比较少,主要因为磁控胶囊胃镜有个短板,只能拍片诊断不能取样。“胶囊胃镜在公立医院的适应人群主要是老人、小孩等不耐受做电子内镜的人群。筛选下来,这类人群的数量相对不大。”
  此外,价格也是其在医院渠道推广受限的一大因素。胶囊胃镜检查项目在医院的价格3000―5000元,是传统电子内镜价格的10倍左右。“考虑到性价比和成本,胶囊胃镜在医院的推广会慢一点。”前述内窥镜行业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科技创新必须从追求数量增长转向原创能力提升和关键核心技术突破,加快实现高质量发展
  当前,我国经济正加快由高速增长阶段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转变。科技事业也应当如此,由高数量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日前中科院院士周忠和接受采访时提出的这个建议,很有见地。
  经济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对科技创新提出了更高的需求。无论是产品升级换代还是结构调整优化,不管是降低能量消耗还是减少污染排放,都要依赖更高质量、更高水平的科技供给。改头换面的低水平论文和滥竽充数的低质量专利,难以支撑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必须代之以原创性的发现、发明和革命性、颠覆性的关键核心技术。
  推动科技向高质量发展转变,就要对原有考核指标进行改革。科技考核就像高考“指挥棒”,什么样的指挥棒就会催生什么样的创新活动。以论文数量和专利申请量为指标的考核标准,势必引导科研人员挑选那些“短平快”、易出“成果”的项目,其结果只能是“数量有余、质量不足”,无助于原创能力的提升和关键核心技术的突破。
  推动科技向高质量发展转变,就要改变不够科学的科技管理制度。原创性基础研究和关键核心技术攻关,都具有周期长、风险高和不确定性大等特点。这些特点,要求科研人员必须静下心来,以十年磨一剑的心态和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定力,心无旁骛地进行长期攻关。如果项目申请程序太繁琐、填写表格太多,如果经费管得过严、过细,如果考核时间太短、频次太高,势必消耗科研人员的宝贵时间和精力,他们也很难有太大的自由探索空间,“精心科研、潜心攻关”就失去了必要保障。
  推动科技向高质量发展转变,就要在营造良好科研生态上下功夫。科技小苗长成参天大树,离不开明媚的阳光、丰沛的雨水、洁净的空气和营养充足的土壤。如果科研人员天天为柴米油盐忧心、为名目繁多的评奖操心、为五花八门的“帽子”劳心、为学术造假屡禁不止焦心,怎么可能会聚精会神、宁心静气地追求学术卓越和技术重大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