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时尚健康 >

时尚健康

中国有着惊人的潜力
    “能多次往返中美两个国家,我很幸运。中国有着惊人的潜力,是世界的未来。”谈到留学中国的经历,纽约市立大学布鲁克林学院毕业生萨布丽娜这样说。
  作为该学院中国研究海外项目的项目助理,萨布丽娜刚从中国访问归来。在此之前,她在中学和大学期间均有赴华访学经历。
  “在中国留学很辛苦,但确是一段变革性的且值得一试的经历。”萨布丽娜回忆说,“在我人生中这段经历极具挑战但却最值得珍惜。”
  在河南洛阳留学期间,萨布丽娜游历了北京、上海、西安、南京等中国大城市,通过与当地人生活和交流不断融入中国社会,她看到了一个美国书本上没有的中国。
  “每次去中国,我都能学到新东西。”她说,美国教育对美国以外的内容提及不多,因此,“中国对我来说是一个神秘的国度”。
  萨布丽娜认为,美国人对中国有很多误解。去过中国以后,她发现美国人所学的关于中国的知识并非完全真实。
  罗格斯大学学生洛佩斯对中国人的热情好客同样印象深刻。他今年5月曾参加一个为期两周的项目赴华交流。
  与很多去过中国的美国留学生一样,萨布丽娜和洛佩斯为中国悠久的历史、多元的文化和富有活力的社会所吸引。
  “亲眼看看、亲身体验中国非常有意义,”洛佩斯说,“我知道中国是文明古国,但我从未想到其文化如此深远与复杂……我们可能常常谈及,但从未真正理解。”
  作为英语与教育学专业的学生,洛佩斯惊讶于中国语言的多样性,除普通话外,还有几个主要的方言语系,而每一个语系又有各自的演变。
  萨布丽娜表示,她对中国文化中对于家庭的珍视深有感触。“这一点很重要,这是美国文化所缺失的。”她说,“美国人追求更好的工作机会和经济来源,通常是为了自己,中国人也有这样的追求,但多数是为了家庭。”
  随着中国经济和科技创新的迅猛发展,越来越多的美国学生选择留学中国。据美国国际教育协会发布的2017年门户开放报告,在美国学生出国学习最受欢迎目的地排行榜上,中国排在第6位。中国是美国学生去亚洲留学的首选国家。
  瓦萨尔学院院长布拉德利近日表示,过去几年来美国和中国之间的教育交流发生了很大变革。
  “现在,中国已成为对美国学生来说最有吸引力的目的地之一,而中国留学生的到来也令美国人受益。”布拉德利说。
  美国《外交政策》网站载文评论认为,在中美两国交流学习的年轻学生对中美关系具有重要意义,“那些熟练掌握中英两种语言、通晓中美两国文化、了解两国商业模式的人将是新世纪最需要的跨文化人群”。
  今年9月在华盛顿举行的首轮中美社会和人文对话中,中美双方决定进一步促进中美双向留学,推动两国教育机构和学者间的交流合作。《首轮中美社会和人文对话行动计划》中包括实施中美双向留学“双十万计划”,即未来4年中方将公派10万人赴美学习,美国10万名学生将来华留学。此外,中国还将在未来4年为美国青年提供1万个奖学金名额。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反应堆计划(ITER)组织总干事贝尔纳·比戈6日宣布,这一世界最大的“人造太阳”项目已完成一半的建设工作。比戈在华盛顿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高度赞扬中国贡献,认为中国起到了“真正的典范”作用。他对美国政府可能不会全部兑现出资承诺表示担忧。
  ITER是目前全球规模最大、影响最深远的国际科研合作项目之一,至今已建设10年,旨在模拟太阳发光发热的核聚变过程,探索核聚变技术商业化的可行性。欧盟、中国、美国、日本、韩国、印度和俄罗斯共同资助这个项目,其中欧盟出资约45%,其他6方各承担约9%,最终目标是在2050年前后实现核聚变能商业应用。
  11月28日,中国科技部在北京召开“ITER十年——回顾与展望”研讨会,宣布从2008年至2017年,中国承担的ITER采购包制造任务已全部落实。此外,在中国参与ITER的带动下,国家磁约束核聚变能发展研究共部署119个项目,总计安排经费约40亿元人民币。
  比戈高度称赞中国发挥的作用:“中国的贡献很大,积极性很高,政府充分支持。迄今,中国一直按时按规格需求交付创新型的特定组件。所以,中国是ITER项目建设真正的典范。”
  “显然,目前世界获得能源的方式是不可持续的。”比戈说,“我们需要有创新性的替代技术,为世界提供巨大、可预测且可持续的能源供应。现有新能源存在断续性和分散性等问题,而它(聚变能量)正是新能源的补充。”
  与目前的核电站通过原子核的裂变反应发电不同,ITER通过原子核的聚变反应产生能量。核聚变的特点是零碳污染、环境可持续,但释放的能量巨大,菠萝大小的燃料能提供1万吨煤炭提供的能量;聚变燃料可从海水中提取,几乎用之不尽;即便聚变反应受到干扰,反应堆也可安全关闭,由于燃料用量很少,一次只要2到3克,也不用担心发生堆芯融化等事故。
  比戈介绍说,ITER至2025年阶段的最新总预算为200亿欧元(约合236亿美元),迄今已用掉近一半的资金。作为总干事,比戈表示自己的主要任务就是让7个参与方齐心协力,按时交付各自负责建造的组件。“这就像一个乐高玩具,如果有一块积木少了,整个项目就要受阻”。
  除美国之外的ITER的6个参与方现已同意在2018年年中之前承诺支持最新预算。比戈说:“但美国一直没有这么做,他们还需要更多的讨论,所以我来到华盛顿,准备会见一些高层官员,向他们解释50%进度完成的意义,争取获得一些支持,让美国能按时提供他们负责建造的组件。”
  比戈承认:“如果美国没有按时提供资金……这会破坏整个项目,我们将无法在2025年完成建设任务。”他希望美国政府把ITER项目放在高优先级位置。